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童年的篱笆

时间:2015-06-30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编辑:天地人
小区围墙头蔷薇已返绿,嫩芽悄悄从栅栏外探头过来,微粉着脸迎风摇摆,摇进我梦中的篱笆。 家乡的篱笆比比皆是,也算是围墙,将各家自留地分隔成一块一块。篱笆起初用竹筱,竹片等织成。春天里,插上杨树柳树和木槿,次年准过人高,风扬柳絮,雨韵牧歌,木槿夏日里迎着朝阳开放,伴着夕阳凋谢,短暂一天积聚它的毕生。有时母亲会摘来做菜,剥去花底部的种子,拌上青椒,那种丝滑细嫩,清新爽口的味道至今还留在嘴中。秋风送来野草的种子在此扎根,小狗小猫老鼠钻来转去,携来野果种子发了芽,疯长在家乡的记忆中。 年复一年,篱笆渐渐丰富起来,最初的竹片已枯烂,杨柳木槿支起整个围栏,缠绕在篱笆上的是童年的荆棘。荆棘有两种,我们叫“毛荆棘”和“水荆棘”,都生有钩刺,水荆棘是否就是野蔷薇?每到春天它们冒出嫩芽,我们会结伴采摘,毛荆棘是一定要剥去皮吃的,水荆棘拔掉倒刺就可尝鲜了,顿时空气里弥漫着清香,爽爽的略带甘甜,水泱泱的渗出微苦,扒开枯叶,在荆棘里如发现胖嘟嘟的嫩芽,一阵咋呼,那一个开心呀……全然不顾衣服被钩出洞来。 偶尔采到小笋,嫩的给母亲做菜,已拔节的做成水车,架在湍急的小溪,看筒车舀水入迷;若是听到女孩子尖叫,那定是发现“狗毛蛇”,这几天再也不敢近这篱笆了。毛荆棘结果时,那可谓大红大紫,一串串挂在篱笆高处,候在初夏的阳光里,你想等一天等一天,却发现小鸟已啄去一边,赶紧找来带叉竹竿拧下来,吃完后,满手满嘴乌紫,小伙伴你伸手吓我,我伸出舌头唬你。春天一天深过一天,水边的覆盆子花才开,就掰着指头算果实红透的那天,往往是青里才泛点红,就摘了往嘴里送,苦涩得下顿饭还不知啥味。 去年飞鸟携来茅莓籽,今年已在篱笆边长成,初夏的果那才叫个美味哟!采得多了拿到集市上可换5分钱一杯。还有一种“糖罐子”,春天白花探在篱笆上,秋末一个一个像小腰鼓缀于藤中,红红的诱着你,心急必被它扎着,痛痒难受,摘它时要摘柄,用小竹片小心刮去小刺,一分为二后将里面毛毛的种子掏干净,放在嘴里慢慢嚼,甜甜的就像打翻蜜罐子,会漫过你每一个毛孔,浸透你整个童年的记忆…… 老家的篱笆慢慢地被砖墙或金属栅栏取代,有的已建成楼房,或修水泥小道,那些爬满荆棘的篱笆也消失了,伴着逝去的还有我的童年。
0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