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谷底蒺藜 (三十九)

时间:2015-07-20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编辑:天地人

国情的民主

民主,理应是人民当家作主,姑且不说理政,就算是按照自己和多数人的意愿说话,能受到重视,就很不错了。民主,不是宽泛的,是一定条件下的平等自由,法制社会的民主活动要局限于宪法和从属于宪法的法律,个人的民主是不应当损害他人的利益为前提。

不管是哪一种形式的民主,都要服从于特定国情的制约,个人的民主要服从于群体的走向,历史不止一次证明:照搬某一种形式的民主,或者强加于人的自己国家的民主,往往是难于成功的。在近乎于奴隶性或者封建性的国度里实施民主,形同于在岩石上种庄稼,在沙滩上盖楼房,基础不相称。

人类的进化,必然是要求民主自由博爱,相对于各种形式的专制,民主体制应当是历史的必然。即使是现在的所谓的民主国家,也未必是平民的民主,相对的民主就已经是文明一些吧,在大富有与很少有财产之间是很难民主的,利益不同索求不同,这就需要民主制度来平衡了。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决定了这个国家人民生活的物质生活程度,尽管仍然存在着贫富差距,但是在总体上反映出民主建设能力。毋庸讳言,富裕不是民主的风向标,穷困也不是野蛮的代名词。事实所见,有哪些由于特种资源而相当富裕的国家,并不是实施民主自由的国情,人民的生活富裕是依靠最高统治者分配的。而有些很不起眼的国家,尽管资源条件不够优越,却能够实施高税收高福利高民主,不值得称赞吗?

民主繁荣科学,科学推进民主;民主拓展文化,文化助兴民主。在封闭落后的国度里,民主受到压抑窒息,人民还在努力地挣扎在贫寒肌饿之中,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民主的诉求所产生的意义呢,如果是有民主的下意识,那恐怕是极端意义的反抗吧。

土豪恋花

花,是美丽的,是芳香的。花,装点着自然,打扮着春天,春花秋实,代代繁衍。美女如花,美女如春,美女呼唤着雄男,美女倾倒着大海高山。

山,是巍峨的,是浑厚的;水,是宽广的,是包容的。山,有着坚实的肩膀,托起绚烂的花海;水,有着热血的胸怀,蕴藏炽烈的花情。

土地生长着豪杰,河海孕育着精英。土豪,是在土地的颠簸中爆发出来的生命;土豪是在河海的狂啸中萌动出来的精灵。

过去的土豪,是比较长时间的小资本积累的财主,有个几十或者上百亩土地,能够雇佣几个或者几十个短工长工的殷实人家。现在的土豪,是不太长时间的相当资本聚敛的工商大腕儿。

既然撑得起腕儿,就要有腕儿爷的风度,不但能赚钱,而且能交友,还有很多的花瓶,雄风骤起,没有花丛,何以浪迹江湖?

眼下,见之于报端网页的男女销魂司空见惯了,光着屁股劈腿扭腰的录像摄影屡见不鲜了。从封疆大吏到军中硕鼠,从政法要员到国企老大,从大学讲坛到院所教授,从耀眼明星到影视佳人,从村镇泥巴到乡间留守,开房愉悦交合尽欢,土豪恋花,花依土豪,如此盛世哉!

土豪之发达,人生之巅峰,抓住机遇及时行乐,是人性人欲的本能,除非乐极生悲方才后悔。权力的膨胀,金钱的炫耀,得到了美丽如花的女人,尽情地放纵着肉欲的疯狂,享受着男女交欢的神魂的升腾,什么党纪政纪,什么国法家规,什么道德操守,统统不顾了。

到头来,当美轮美奂的隐私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党纪不容,国法不容,天理不容,百姓不容,锒铛入狱时,土豪不成其为土豪了,充其量不过是只土耗子罢了。花儿呢?花儿,不是为土耗子开的呀。

贼不喊捉贼

现在的贼,已经斯文多了,偷鸡摸狗的贼也有,但是很少猫洞来狗洞去的,竟然大大方方地出入公开场合,这样可以诈骗更多的人。

本来就是个国贼,硬充个斯文的先生,美其名曰会社的会长之流,真不知天下还有没有羞耻两个字,瞪着眼睛说瞎话,不知道背后有什么人给他撑腰,今天说什么国务院请他开会,明天说什么峰极会议等他演讲,就不知道打工的农民工要打死他。

为什么要打死他呢?因为他太装蒜了,好像偌大一个中国装不下他了。充其量就是一个小混混儿,仗着他有那么一个干过一点事儿的爹,认识几个吆五喝六的角儿,世界好像就是他和他们创造的。穷人,你活该没有房子住,你活该没有钱读书,你活该没有资格住医院,因为你是天生的贱命!

本来就是一个瞪眼的小毛贼,不知道谁把他捧的挺高,还什么能掐会算的,什么市场预测?无非就是造谣惑众罢了。哪有贼喊捉贼的道理?过去,贼喊捉贼,是企图逃跑,浑水摸鱼。现在,没必要装相了,因为,贼和非贼,穿的是一条连裆裤了,利益把他们连接在一起,天下为公,或者天下保私,都是干着改革开放的大业,中流击水,谁主沉浮?

看吧,贼就是贼,卖国贼,窃国贼,贼人当道,百姓遭殃。铲除国贼,还天下安宁,扒下国贼,还天下公道。判断贼人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为公还是为私,别装了,瞧不起百姓的贼人,必然被百姓打垮。

0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