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当行为不再是表演

时间:2015-07-19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编辑:天地人

我喜欢躺在草坪上,体验小草生长的快感

以及它们,联合抬举我的一寸幸福。趁新的理解试图接近

而尚未到达,我可以对着善意的羡慕和不怀好意的

妒忌说:我有享受的权利,也有认定对错的权利

一朵花开了,艾未未把一亿颗葵花籽摆在英国泰特

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是想说这玩意儿鸟意思没有

啥意思都有。于是我可以放心的说不欣赏,也可以

不放心的说欣赏。一种基于常识的怀疑,往往也是

一种娱乐和围观。如果是为了用它牵动表情肌,就需要

把冷漠锤炼到假笑的高度和层次。绿的真美,露珠更美

我怕它误以为这是你的敲门方式,所以我才对你说

把钉子给我,你看草场四处开榫,这破败让我痛心

这凋敝让我寒心,而木头终归是木头

“你不必善良!”玛丽?奥利弗,你温柔忏悔的身体

并不能穿越荒凉,树林、山脉、河流,一首诗

那是你宣告的位置吗?我研究生物链渐入佳境

它谈吐,只有人的野性和尾巴让其担心,我及时阻止了

它差点就要说出的人属多余。而放牧是谁的主意

至今仍旧是一头雾水。一望无际的绿色啊,绿是你的畅想吗

0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