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第二章:军训在校园(1)

时间:2015-07-16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编辑:天地人

当重新踏上脚下熟悉的土地,感觉是燥热的,连空气也是热的。踏上“三废”卡车扬起漫天飞尘的路,我的那看不见的未来和我的过去被切割成两个不相干的,没有联系的主题——我迷惘的过去和看不见的未来。再也找不到走过的路和过去,脚下的路通向那个未来。而小鲁成了我的全部过去,我所有精神世界里那不可或缺的支点。

回到家已是傍晚,匆匆扒了几口饭逃开我最讨厌的饭桌,我踱步在村间的小路,而此时路上已经少有行人,徘徊,徘徊,不是徘徊也是徘徊,我和我最好的两个朋友成和斌在路上走着,气氛有点压抑窒息,我们都有自己的心事,而对于我来说,小鲁是我的全部心事,小鲁真真切切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不可抹杀的。

清晨,我背上行囊开始了新的一天,新的生活。时而熟悉的一张张面孔或记忆片段像潮水般充斥我的大脑,有时会悲伤,有时会欣然一笑。

上了一辆去市里的班车,我看着窗外呼啸向后跑去的树和房子还有好高好远的山,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很多次穿越它们之间来往于家和学校,在这路上有我不能忘记的事和人,在寂寞的时候,他们会从我的心里跑出来。

在市汽车站转了城市公交去往我母校的方向。

在市汽车站转了城市公交去往我母校的方向。

我的初中生涯在民办中学和公办学校中度过,我曾经的母校坐落在巢湖市居巢区半汤开发区里在这座城市的北方,曾经的学长都会叫它城北中学,而不会叫它的本名巢扬(私立)学校。从车站出发,不多时我和同行的那对老夫妻我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爷爷奶奶下了车,站在一个不是站台的站台,在学校大门有块大理石刻的“巢湖砂轮厂”五个大字的标志,如果不是教学楼楼顶那“巢扬学校”几个大字,我那是说什么也不相信这是所学校。那时的门卫室一对老夫妻,待人很和善。我们上前问怎么报名,他们告诉我们先去二楼招生办公室办入学手续。

在办公室有一位姓吴的校长接待的我们。

“你好,带孩子来报名啊。”说着她从椅子上起来接待我们。

“我们有打电话过来。”爷爷回答到。

她好像想起什么,“你们是之前那位家长啊,不是跟你们说了嘛,到市里打电话给我们,我们派车去接你们,你们都那么大年纪了。”

“没事没没事,没几个钱。”爷爷回答道,奶奶也在旁边附和道。

只见吴校长有说话,走到柜子前打开柜子拿出3张10元钱递给爷爷,“我们没去接,你们既然来了,那车费算我们的。你们来花了多少钱?这些钱够不够?不够我们再给。”说着转身要去前来。

爷爷忙说,“够了够了,多了6块。每个人车票8元”“老师你不用那么麻烦。”

吴校长将手中的钱递给爷爷收下,爷爷忙用手拒绝,“没多少钱,就不要了。”就这样你来我往中几个回合我,我这个人是非常讨厌这种假把戏的,所以我把注意力投向了外面,教学楼后面时而响起的口令声让我疑惑。

最后吴校长看了我一眼,突然箭步走向我将钱往上衣口袋里塞,我也没有过分虚伪,只是任其将钱塞进我的口袋,可是我的心情早已激动地不知道怎么说了。

30块钱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从前的我从来没有一笔属于自己的零花,除了学校要交学费的时候,一笔数额巨大的钱才会在我的口袋里带上一会,我不是没有钱,只是都会一块两块的小钱,而最多的十几块零钱也会是在捡了一两个星期的塑料瓶从收废品的手中接过数额不得钱,而这些钱在我的零用钱里站了很大的一部分。有时候这些钱一部分补给姐姐买东西。

爷爷忙过来要将钱还回去,吴校长拦住他。

就这样经过一系列的手续报名就完成了。

在走出招生办公室之前,爷爷还在和吴校长说话。

“你孩子没有什么病吧?”吴校长问。“没有,只不过这孩子有点内向不爱和人说话。”爷爷回答。

“您放心,对于孩子我们有专门的老师在宿舍睡觉,晚上也会为一些孩子盖好被子。”

我们来到一楼的生活物品领取室领了一些生活的东西。

一套迷彩训练服,一只军帽,一条区别军队的军用皮带,洗脸盆两只,凉席一床,水瓶一个,蚊帐一个,一套餐具。

我记得是高晓明老师带着我们去的宿舍,他把我们领到男生宿舍的二楼,而我们的宿舍和教学楼之间有好多厂家,我们就这样穿过军训的队伍,在路上奶奶跟我叮嘱:“中午先去打一瓶热水,你找人问一下打水的地方在哪。”

当时我自以为聪明,看到女生宿舍进进出出男男女女都有,就指着你看那里这么多人肯定是厨房,我一会自己去接点水回来就好了。而后来证实那里是女生宿舍。

我们上了这座曾经被我称作“男苑”的男生宿舍,被老师分到了二楼右边靠厕所的宿舍,而宿舍里没有人,老师讲我们领到地方然后寒暄几句离开宿舍,而我和爷爷奶奶将宿舍收拾了一下,等到收拾差不多时已经近中午,我们从宿舍出来径直往校门走去,我送爷爷奶奶出了校门,看着他们坐进出租车里,车的影子消失在远处。独自走在校园,走回宿舍,这时我才看到学生队伍在列队军训,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宿舍,倒在铺了蚕丝被的凉席上,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在这本该充满温馨的环境里,除了小插曲,我被一个人叫醒,问我怎么还在睡觉?当时还在迷糊中的我脑袋大了,我以为犯了什么错,脑袋一下清醒了,而我也是在这个炎热的下午参加了这次训练,这天是2009年8月23日的下午,就这样我从宿舍仓皇跑出时,宿舍很安静。我小跑到教学楼的前面,这时我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不知道我被分到哪个班级?我偷偷趴在一楼大厅的一个教室的窗户上向里看,看到所有人都穿好野战服在座位坐好,讲台上教官也坐着。

当时我的脑子一下子傻了,我突然撒开腿往宿舍跑,在快到宿舍的时候,我隐约听到哨声,我用我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而当我从宿舍出来时也是我看到队伍时,我的步子加快了,而我当时是随便插到一支队伍,而那时还没训练,说了也巧,这支方阵原来的教官因为部队有事情请假了,一个新的教官代替他教我们,而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不是这个方阵,我是初一生,而那个方阵是高一方阵。

“立正。”“稍息。”“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陈,你们可以叫我陈教官,接下来有我带你们训练知道你们原来的那个教官回来。”他看了看队伍,“你们队列怎么搞的?难道你们教官没有教你们队列的站法。”“你,你,你们换下位置。”他指着我和另一个高大的男生。

0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