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千年风流

时间:2015-07-07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编辑:天地人

走进春日抑郁的时光,夕阳的夜辉,飘逸成一曲二千多年的记忆。

初春的记忆,人生里一段历炼的岁月。风与雪的回眸,却在我炮火纷飞的岁月里,流下一缕缕千年回忆,是你!那长长的叹息,在我孤旅的红尘路上点亮一盏心痛的滢火。

红尘路上,我一路寻觅。踏遍轮回,未见鹰枭,意念如斯,忆起你开疆扩土,雄势如虹桥,仗剑倾城。缘何转瞬,疆域九洲,唯念你沧海桑田,雄图霸业。阡陌,千年挥云帆,终将是红尘路上的追忆人,彼岸烽烟战火,再染满万里山河!

你是我的轮回,我多次无法穿越的梦魔。让我用尽二千多年烟火,踏碎繁华,是否能换回你一世狂彪?

弹指云烟,暮春雨蒙,千年红尘,沉醉金戈。人世繁华,注定鹰枭,流浪千年。

忘川河上,早已没有了等待,奈何桥边,残影沧桑。寻梦几度,红尘如歌。陈封了我千年的思绪,一段历史、两个人、相望两千年,古人与今人的吟酒悲歌,“把酒问苍穹,对月当歌,人生几何?”在这个残月的辉光下,萧萧西风,冲洗着我心中那千米冰层下的记忆。

万里月华,寒夜有风掠过,青山月影遮,流水悠悠,滴滴碎心愁。一种孤独,那是一种厮守在等待里的威严,千年狼啸万年抒。

梦回大秦,峥嵘岁月,比天还远的地方,有没有人在繁华的人海,仗剑狂歌?抚琴弹奏,烽烟的乐章,沧笙踏歌,相忘三千缠绵九万山河。

独坐在月儿下,倾听着冷风的诉说,“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千年的战鼓声碎,何时再铸辉煌?

举起冰冷如雪银的酒杯,再烈的酒,也难以让人心醉,大秦的鹰枭今何在……

0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