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一叶风流

时间:2015-07-07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编辑:天地人

淅淅沥沥的秋雨缠绵的下了一夜,清早儿起来打开窗玻,一丝凉意迫不及待的挤了进来,颇令人不适的打了一个激灵。一场秋雨一场寒啊,俯视窗外,一夜工夫楼下的槐树叶子就黄了许多,探身再看,地上黄拉拉一片树叶,被秋雨摘去的叶子粘在地上,有的或漂浮或沉淀在水洼里,是的,秋要走了,带着凉意来了,携着叶儿走了。

从楼下返回,手里多了几片黄叶,我小心虔诚的把它们夹在相册里,透明的册页中有红枫叶、黄栌叶、银杏叶、柳叶、杨叶、榆叶、松针、柏枝……当然这次增添了槐树叶。瞅着这一页一彩,看着这菩提定影,对叶儿的敬畏油然而生,它们悄悄地绿了,静静地黄了,无息的落了。

从出生的那天起,叶儿就长在空中,生斯养斯依附的是树的枝干,吸收的却是大地的养分,历经雨露滋润,感悟风云雷电,它们挂在天上,俯视大地,这天地造就的精灵,在天地间生存,确实不枉此一生。

经历漫长的冬天,苍凉灰黄的景致的确乏人目光,人们热切地盼着春天的到来。一元复始的时候,春风送暖树木返青,那一抹青黛,那一抹柳黄,那蜃楼般的绿意朦胧,在春寒料峭的季节,唤起了多少人的春心萌动。也就在这时,随风飘柔的枝条间努出了密匝匝的小疙瘩,这是叶绿素在骚动,这是叶儿在萌动,恍如一夜的工夫,小疙瘩就拉长了自己的身躯,变成了娇柔的叶儿,这伟大的嬗变昭示着新的轮回开始了。

叶儿披着新绿出镜,娇柔羞涩的泛着亮光,一缕鹅黄,淡淡葱心绿,嫩的能掐出水来,让人爱怜的心颤。它伴着柳丝婀娜,看着飞絮飘荡,偷看着杨毛毛坠挂,瞅着榆钱开花,餐风饮露修行,日月如梭历练,自己也长出了耐看的模样。徐风拂来,叶儿相互打着招呼,摆弄着藏在闺房中清丽的裙衫,骄傲的发出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娇嗔,化作那唰拉拉的声响。只是那桃、杏绽蕾的时候,叶儿有些姗姗来迟相伴,待到桃花红,杏花白落英遍地的时候,叶儿有些愧色的托衬起桃杏米粒儿般大小的青果,融入满目青翠之中。

春雨下了,叶儿亲吻着雨滴,接受着上天的喷淋,张开渺小的身躯接纳,那挂在叶尖的雨滴,分明是叶片不舍得雨走的含蓄,微风拂来雨滴滑下,叶儿众多的身形已经把大树母亲打扮的风情万种,它们分明是挂在母亲身上的绿色环佩。

骄阳似火,叶儿接受着炙烤,月朗星稀,叶儿忍受着孤寂,毕竟天道酬勤,这吸纳日月精华的重任,义无反顾地落到了叶儿的肩上。每天,叶儿张望着第一缕阳光,每日,叶儿送走晚霞的流苏,来日,接受阴霾的天气,时日,经受雷鸣闪电的洗礼。叶儿的光合作用含着报恩的进程,叶儿的历经坎坷连着母亲的躯体,这是今生今世要走的必由之路,那是通往天国路途的铿锵脚步。

叶儿在成长,时光在流逝,叶儿伴着花,看着果,嗅着暗香,亲密的接触着蝶飞蜂舞,鸟鸣枝头,还有那藏在浓密树叶后面黑黢黢的喜鹊窝。在体味着成熟的日日夜夜里,叶儿俯视着地下庄稼青草,居高看着人们春种夏锄,临下倾听着蝈蝈草虫的鸣唱,待听到蝉儿在身边喊热的时候,秋天已经临近了。

秋雨来了,带着寒意,秋风来了,裹着萧瑟,叶儿还在伴着盛果成熟的红晕,只是叶儿表面的叶绿素悄然隐去,劳累的沉积,叶儿俨然已经显现出叶脉暴露的筋络,它明白,那风声雨声飒飒凉意,已经是上天的召唤了。叶儿绿中带黄了,黄了,五彩了,有些则变得火红,在漫山遍野间跳跃。叶儿用另类的大美在修饰装点山川,在迷蒙人们的眼睛,在唤醒对人们,也是对自己的留恋。中秋来临了,君不见摆上果蔬盘的那一刻,还有几点绿叶在陪衬鲜果,可以想象,这是人们对叶儿发自内心的敬重。

天气更凉了,与其说凉倒不如说是冷了。上天又来催促了,叶儿不紧不慢的飘落,那与生俱来的一袭绿衣变为了老成持重的色彩,叶儿一点也没有埋怨,也没有理会人们的唏嘘,它把这看成是下一次再生的转移,它还是那样轻轻的飘落,落在树下,紧贴树根,回馈土地,落叶归根。

看着相册里的树叶,它们真美。虽早先收藏的有些干爽脱落,但这是它们涅盘后的辉煌,我爱天地间的叶儿,叶儿走过的路让人感叹。

0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