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秋雨梦幻曲

时间:2015-07-07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编辑:天地人

天,时晴时阴,雨,时蒙时停,飘忽不定,不大象往常那样稳定地淅沥,象黄昏莫名惆怅或惊喜的那种情调。大地之上气流不均衡,云层漂移过来,象夏天那样几道山岭般的厚云还未铺开,雨点儿跌落下来了,唰唰唰,树叶上和花枝上打得吧嗒响,小路上雨水浸得很亮。屋檐一道雨线溅落。若天空忽然亮,雨就停了,但云层始终不散。这种天气一直延续十多天,阴沉沉的,云、光、雨,还有轻声、淡色、幽香,它们都糅合着,万花筒般旋转着,把逝去的和未来的都摄来,一天之中经历了许多的事,有点急人,很想跟谁诉说,又好像一个少妇在出门前遇了几件小小的琐事。随便睡去。晚上倏然醒来,眨巴眼睛,忘掉了梦,听到外面的唰唰声,就想,又下雨啦。早上起来看窗户,还在下雨。不要管它。不知不觉,雨停了。中午时分,天空变大了,太阳好像在南天的云层里云蒸霞蔚,身上感到暖意。希望云开日出,午睡后起来,蚕儿蠕动的声音,怎么?又下雨了。不绝如缕,滴滴答答,淅沥到黄昏,凝望着西面,不见夕阳,进入熟悉的愁绪的雨境。

在天空忽然很蓝的时候,地上立即有了活气:果园里,一个老农挥铁锨使劲拍着土,他感到很踏实;两三个孩子沟渠上跑,越过桔黄色的荞麦地田埂,寻找什么;一个农妇戴着红头巾,遮挡着光和风,在金黄色的油菜地里薅草呢。不过,就一小时吧,天可就阴了。等到雨星儿飘开了,唰唰的雨声大了,人们兴奋地回家,撑伞,或步子小跑,“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现”。

有时,这种雨也会新奇变化。大概午后四五点,在西南天空上有很亮的光线时,头顶上的云层如烟雾变薄消散,露出一线蓝天,难道要晴了吗?难道太阳要出来了吗?忽然,从云端里洒落一些雨星儿来,淋湿了衣服,实在出乎人的意料!似天宫里的银珠溅落,在人间的半空里被看不见的光照得亮晶晶的,反射着光呢。斜着头看,银珠溅落的区域外有银线如蛛丝飘动,有轻烟飘到屋檐下。哦,天越来越亮了,刺眼,眼睛都受不了,哗!一抹光线终于从云层里透出来了!橘色的润泽的光芒,光路那么清晰笔直,亿万的生命纷纷从大汇聚上光路,或从光路跑向原野。更多的光照亮了四周,多么使人惊喜呵。心情荡漾着,很快产生清新美好的幻想……哦,看到广大湛蓝的天空了,沐浴在阳光下了,四周一切欣欣向荣,菊花、大丽花、鸡冠花,鲜艳夺目,叶瓣上水珠晶莹剔透,粉色的月季花散发出美好的人身上的那种馥郁的气味。但是,但是,一会儿,地面暗淡了,原来天又变了,恢复成云天了。

到处湿漉漉的,泥湿,轻梦,沉思,愁煞人。

每遇秋雨,爱想象古人的心境。觉得与遥远的他们(或她们)有亲和感,虽无交谈之一语,书面之一词,心里却特别舒服,忍俊不禁。因缘,大家都是远亲。然后呢,沏一杯清茶,茶叶在茶水里鱼一般游动,热气里带着清香。仍微笑着,眺望着窗外的林木、原野、山峦、天空。喜爱哪一句秋雨的诗呢?想了很多,微笑停在脸上想象那种美妙,不知挑哪一句。忽然某件生活琐事跳入心中,增加了愁绪,疙疙瘩瘩的。感叹“男儿不能带吴钩”,虚度光阴!机械地近想“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再远想“巴山夜雨涨秋池”稀释,再让“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搓洗心境。象一个学生,完成作业。

很远时候的一个下午,秋雨缠绵,多寂静的校园!房屋前的一方花池,鲜红的罂粟花落满了晶莹的雨珠,滴一个露珠去绿丛,再凝聚一个新的,象飞走了一只鸟,又飞来一只挤。柔嫩的花,没有了微风中的摇曳,没有了黄昏时的轻扬,它们向我想说什么,但沉静在雨里,没有话,没有声音,好象表亲活在两个星球对望……娴静柔媚,些许怅怨,第二次看罂粟,不像第一次生疏了。三次,四次,五次以后,镌刻于心。后来,我却喜欢独自看秋雨中的罂粟花,柔嫩,摇曳,晴日红色燃烧。哦,在这秋雨的原野上,祁连山若隐若现,空中亿万的银线蛛丝,若有无际的罂粟,那是怎样的景象呢?“人”不得不敬畏天空大地这个巨大的生命体,诺诺而退,祈祷祝福。

站在高处,俯瞰着城市、山峦、原野,对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似乎只有“秋雨”一语形容才合适。孔子想:“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高古简朴,今人已经锦绣。李白想:“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月明”,独自雄奇飘逸,常人难及。苏轼想:“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美好的道意。我们的翅膀折断,落在地面,开始品尝“霜叶红于二月花”了:既成熟又新鲜,既热烈又宁静,既人化又物化,既有红颜知己,又有山门好友,把无限的美融合在一幅山水里。人生在世,某一瞬间,常有“霜叶红于二月花”,心无旁鹜,谈笑有鸿儒,领着快乐的孩子,搀扶矍铄之老人,融化在自然的光色里。秋雨薄暮之时,一个单影儿的她,撑伞,现代陌生,漫步在稀疏彩色的林荫道,远山如橙;清幽在江南古镇,深巷,碧桥,让《雨巷》《秋冥》作结去吧。寒意阵阵。凑近一朵高枝的月季,它外围的花瓣已经深红,暗红,紫红,嗅到一股股香味。待到午暖,昆虫繁杂,几只野蜂嗡嗡盘旋,它来采蜜,或象人这种物种一样霸道,采蜜,嗅花香。最香的变为争夺,怕被它蜇,五六只昆虫只好离开。天气渐凉。

那个优雅、孤独而狂热的人,过于留恋清纯无暇!涂完《童年趣事》,在钢琴前失声痛哭,进入多瑙河的清波里洗涤,然后长眠在她的怀抱里。

秋水一般的老人霍洛维茨80高龄时重返莫斯科举办音乐会,又一次演奏《梦幻曲》。苍老略长的双手在钢琴上抚摸,弹奏,他的神态好象跟琴键说话。台下,一位中年男人流泪了,用食指弹去眼泪。一个女人也流泪了,摘掉眼镜擦。他们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已经流失,很伤感。又一个中年男人流泪了,掏出手帕擦,呜咽起来。三个孩子或坐,坐俯,静静地听着。老人弹完了,几乎颤巍巍,嘴咂一下,跟自己说话似的,拿起钢琴上的手绢擦眼泪。他站起来,很疲乏,手帕擦眼睛。全场静默,而后掌声持久地响着。他不是80岁,才人到中年,回忆着童年,那永远轻彩的花山,孩子采花。

美梦在逝去,每个人的美梦都在升华,也在静静地逝去。

0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